A

 @水仙 电脑才能圈上你……第一次返本子图就给你啦嘿嘿。来不及细翻,反正基本都看过啦……

[周韩]似是而非

我之所以会掉周韩,或者说跑去看全职是因为某个ABO短漫。明明原本一点兴趣也没有,虽然经常见到但是毫不关心(。

当时我看完以后热血沸腾并坚定的认为这是个se qing的cp。

所以你们应该懂我飞速跑去补原著,然后补完原作以后的心情(ry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洞都特别逗比脑残没文化。

明明我觉得这个cp很se qing,或者很qing se,最不济也是很色 气。

我认为我应该矫正一下方向。

于是我尝试了一下,结果……我想删号

预警:

这篇真的很烂。

ooc

烂文笔

都ok?

Go!


*

有哪里错了。


又或者说,什么都错了。


周泽楷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放空,眼神指向浴室的方向,心里默默的回想着他们之间的事情。


他们。


我们。


多么美好的字眼,它将两个不相关的人放在一起,整合为一个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可惜即使是不久前那场激烈的情事,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紧紧的抱住他,紧到仿佛能将彼此的身体嵌到一起,周泽楷也只是周泽楷。


韩文清,也只是韩文清。


没有他们,没有我们,有的只是周泽楷和韩文清罢了。


这样想着,周泽楷忍不住又将手伸出去摸向那个刚刚拒绝了让他帮忙,一个人进浴室清理的人所躺的那半边。


明明对方已经起身离开一会了,指尖却仿佛还能感受到一点残留的温度,周泽楷一时也无法判断那温度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只存在于自己的脑海里。


呵。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周泽楷没忍住,自嘲的扯了下嘴角。


“在笑什么?”韩文清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轮回队长用手摩挲着半边床铺,嘴角带笑。


长得好看的人,什么表情都好看,鬼脸都比人好看。


韩文清记得选手群里曾经有谁这么说过。


不能不说周泽楷此时不好看,但那笑,就是怎么看怎么刺眼————


让人看着就难受。


于是他开口:“不想笑就别笑了。这没粉丝没媒体,你笑给谁看?”


周泽楷怔住了,歪头思考了起来。


韩文清耐心的等着,他知道这是周泽楷的习惯————保有这种关系也有一阵子了,这种程度,他自然还是能看懂的。


周泽楷这次并没有让他等很久,他抬起头,定定的看向韩文清的眼睛,然后加深了笑容:“你。”


韩文清一时竟不知道作何反应,他张了张口,最终却只是一副放弃了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快去洗澡,早点休息,你们也是明天的飞机吧?”


B市机场的贵宾休息室里,周泽楷一边回想昨晚的事,一边摸向自己的头发。自打昨晚韩文清揉了他的头发,这个被他认定为有些亲密的场景总在每个他稍微松懈的空隙冲入他的脑海。


天知道他多努力控制自己才能不在公共场合里莫名其妙的扬起嘴角。


“小周?怎么今天老走神?还在想昨天的比赛?”周泽楷的感情表现向来不激烈,也就一些心细的熟人能发现到他有心事和纯发呆之间的不同了,比如江波涛。


能说吗?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歪了歪脑袋。


可怎么说呢?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怎么定义?


小江,我和霸图的队长搞上很久了,但是我们没有在一起?


其实还有一点小私心——


所以最后,周泽楷也只是看着自己的副队摇了摇头。江波涛于是笑着点点头,说最近赛程是有点魔鬼,小周压力也别太大了,该放松还是要适当放松的,然后就转头加入了队里一群活宝们的话题讨论。


没关系。周泽楷想。现在,还没关系。


他们都还那么忙,还有那么多事情要操心,还不要紧。


至少此刻还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他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等待。



TBC


其实我觉得,END也可以,如果回头编不出来我就回来把TBC改成END(。

[周韩]我就呵呵一下那些奇葩拉郎党

这个是真·还债……

债主看到是论坛体(伪)应该就知道了吧…… @sanama 

周泽楷 x 韩文清

OOC *3

小学生文笔 *3

以防万一的声明:帖子纯属捏造

本来想写论坛体,写不出,脑子里又不停的涌出一些想写的小段子,决定整合一下,把它变成一个帖子引发的蠢事副标题脑洞太大是病得治

以上都OK?

GO!


*

一切都是太闲的错。


【闲聊】我就呵呵一下那些奇葩拉郎党


1L 公主病晚期

没错我就是来嘲讽的,也做好被围攻的准备了,我就是来挂那些奇葩冷门拉郎党的。我完全不能理解那些完全没现实基础只靠yy脑补就能高潮的所谓cp粉,你们到底粉那些cp什么啊?电竟cp怎么也算是rps了吧?能有点rps的职业操守吗?哪怕他们能表现出一点彼此之间有点关系我都不说你们拉郎好吗!答应我,小众冷门就关起门来悄悄自己乐别出来让别人不痛快,好吗?


2L 不当大哥好多年

已阅,退下吧


3L 呵呵

lz真是对得起自己的id。求高贵的不奇葩热门不拉郎党的lz告诉我,rps的职业操守是什么啊?有资格证吗?要考试吗?lz你一定是内部人士,对吧?肯定是能打入大神们内部交流群的,每天都能开启上帝之眼看到大神们的私下交流的,对吗?lz答应我,坚持吃药,好吗?


4L 嘻嘻

ls+1,顺说大哥好萌,嫁我!


5L 来撕啊?!

我倒想看看公主大人萌的是哪个大众cp?又是哪家‘官配’的大门没关好把你给放出来了?


6L JP鉴定机

99%是钓鱼贴,鉴定完毕

如果不是……来来,楼下想押CP吗?


7L 不掐,LZ我们不掐

不要理ta了,钓鱼贴最近怎么越来越多了

冷门同萌们,让我看到你们的手好吗!我们来报CP吧!看看谁更冷!

我先来!我萌板砖X拳套!


8L 我居然输了

看着楼上我居然无言以对。你们说,我萌战矛X拳套是不是太大众了……


9L 给我跪下

你们都弱爆了,我萌IDX账号卡(真的卡),谁有我冷!


10L 原来我还算正常人

楼上几个来乱的吧……和你们一比,我萌操作者和游戏人物互攻简直太正常了好吗!我就说我是正常人你们都不信!


11L 楼上几个绝壁是来乱的

叶韩不解释

顺便赌一车黄瓜8L其实和我一个CP!

机智的我早已看穿一切!


12L 我庙长期招收女性队员

喻黄不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13L 不分手!我喻王不分手!

如我ID

PS. LS你真是粉似黑的典型


……


所以说人不能闲着,尤其是平时忙碌又压力大的那种。


时值夏休期,除了保持竞技状态的基础训练和野图boss以外,各种太过消耗的活动都应该避免以好好休息。而这群如果不玩游戏就闲得能挤泡沫纸挤一天的众职业选手们目前正处于一个‘幸福来得太突然我竟然不知所措’的阶段。


围观八卦这种历史悠久老少咸宜群众喜闻乐见的低成本低消耗娱乐在此时就成了一个好选择,如果八卦前面再加上一个‘众人参与热热闹闹’的条件,那就更是把这项活动的娱乐性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现在选手群就在轰轰烈烈的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这项无限无聊的活动中。


具体一点来说,众选手正在愉快的围观,特别无聊的部分人士甚至亲身参与到一场论坛子版块的大型掐架活动中。


再具体一点来说,请抬头看上面的帖子。


所以说,人真的不能闲着。


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两遍。


目前已经有好多无聊的大神都亲身下场搅浑水了,看着群里大神们的各种心得repo,一众小新人们目瞪口呆:说好的大神们高冷酷炫的画风呢?



周泽楷刷着帖子看着群,心塞塞的叹了一口气。


要说轮回队长心塞的理由,倒也是来源于一个大胆的新人妹子。


看着一众大神‘亲民’的画风,一个新人妹子终于鼓起勇气大胆的问了一句:咦?那里一个真的都没有吗?


群里一下炸了锅,开始激烈的探讨起了‘里面哪些看起来居然如此有理有据我竟无法反驳’与‘又有哪些根本完全不可能这些妹子脑洞也未免太神奇?!’


一时间各种考据,证据,推理齐飞,一众选手好像突然都化身死神小学生,说起来都是一副‘可是机智的我早已看穿了一切’的样子。


说起韩文清相关的CP,目前根据众人的推论,合理的有叶韩,张韩,大漠韩和石不转韩……


大神的脑洞也是很大的。


不过大神的脑洞再大也没有现实大,因为周韩被他们定性为‘拉郎cp’。



明明不是拉郎。



周泽楷撇撇嘴,关上了电脑,提起行李出了门。



他今天飞Q市。


TBC?


后记?(其实是小段子?)

今天心血来潮和 @Taladela 说咱俩互相监督一起码字吧,不然我下不了狠心。结束后我把写出来的部分发给她求意见,两个人说起小周的话要极简,对于我这个话唠来说很困难。她表示:“我不跟你说我写小周每次都是……先用正常人口气写一句话,然后删减掉所有形容词,然后删减掉主语,然后删减转折词,然后浓缩一下”

我觉得好像GET了新技能!

然后她演示了一段:

作者举起话筒转向小周【好了好了,周队,下个问题,下次再遇到韩队你会说什么】

明明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期望联盟里最沉默寡言的队长能众望所归的嘴炮一次。

可是小周却站在那里眨巴眨巴眼,然后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染红……

【……你好?】

【……】

我:小周到底想了什么!快告诉我!我好奇得快不能呼吸了!

她说:【……(对不起我上次有点没控制住,所以)你(的腰现在)好(一点了么)?】

我:……(趴

新技能太困难,让我练习一下熟练度。

我们下个坑再见,不,我会填坑的,真的。

等我把所有的脑洞都先写好开头的时候

最近脑子里好多梗!


谢谢FO我和喜欢的姑娘,真的谢谢你们,你们让我好惶恐!QAQ

[周韩]一定是我握手的方式不对

 @sanama 完成你的愿望!

梗来源:

http://sanama.lofter.com/post/268061_479bbd6

预警是不是应该放在前面:

狂野情人paro

周泽楷x韩文清 (看清楚!你现在点x还来得及!)

ooc

小学生文笔 *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lo主我真的真的真的写东西不行,而且一年比一年更不行!多年不写东西了!

设定参考了sanama这篇愿望下面的部分评论,借用了 @金寒水冷 姑娘的双重魂现设定(虽然第一章还没表现出来,如果有后续的话应该会使用这个设定,没有的话⋯⋯就⋯⋯没有吧⋯⋯)

这个梗细节设定和资料都不太多,看到一个表格说犬神人是没有重种的,另外一个又说有。本来想设定小周表层魂现是犬神中间种,但是怕没有后续(。)的话显得太弱,遂设定重种。

老韩我本来想按照金寒水冷姑娘说的写熊樫,但是觉得太不意外了,猫又本来想设定是老虎(符合我心中的印象),但是又觉得还是不够意外于是设定成了猞猁,如果觉得不好我再改吧⋯⋯(。

对了,肉应该是没有,有也会拉灯。(只会看!不会写!

如果没有后续的话,这个结尾可以看作end!

以上都ok?

Go!



Scene 1


韩文清从第一次接触就不喜欢周泽楷这个后辈。


对,是‘第一次接触’而不是第一眼。


第一眼在屏幕里看到的时候,本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原则,他对这个后辈还是有着一定好感的。但从第一次两队相遇,赛前比赛握手开始,在两手相握的那一瞬间,韩文清对周泽楷的好感度就瞬间清零了,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不过说不喜欢好像有点严重。


严格来说,韩文清的反应应该属于本能的想远离周泽楷,但是对于一往无前的霸图队长来说,这种由于不能后退而带来的微妙感觉,被他简单粗暴的归类为了‘不喜欢’。


嗯,不是讨厌,只是不喜欢。


职业圈多斑类,大神级别的选手更全部都是斑类。不过是彼此是什么种,那基本只有关系比较近的才会知道。那些远古大神,年轻气盛的时候还常常聚在一起,难免会不小心暴露自己那么一两次,但韩文清从来没有过。叶秋,哦,现在是叶修了,还曾经吐槽过“老韩你这么虎的人,该不会真是个老虎吧?怕吓着我们?”


不过韩文清其实不是大多数人猜测的那样是熊樫重种,他甚至不是猜测频率第二名的犬神人重种。事实上,他只是个猫又中间种而已————而且猞猁形态萌萌哒。


初次接触之后没多久韩文清就为自己的不喜欢找到了理由————周泽楷是犬神人重种。猫狗不合是天性,他对自己说。


话说周泽楷是纽芬兰白狼,仔细想想居然还有点萌。


随着时间推移,在对这个后辈有了更多了解之后,韩文清感情上倒是越来越欣赏这个优秀又沉默寡言的年轻人了,不骄不躁,是个努力的实干家。但欣赏归欣赏,生理性的反感在每年难得几次的碰面中不可避免的出现,这个看似迟钝其实相当敏锐的后辈,想来是已经发现了————毕竟比起口头上的夸赞,身体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后来每次握手的时候,韩文清都能感觉倒对方有点小心翼翼的。


若是对方先伸手,那么他会先犹豫一下看向自己,然后带点试探的伸出手来,在自己伸手握住会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若是自己先伸手,周泽楷会眼睛一亮,然后迅速的伸手握住。


虽然枪王不是面部表情丰富的类型,但是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里透出的信息不知为什么,韩文清觉得自己就是能看懂。不由得联想起少女粉丝形容她们的枪王大大时,都要提到一句湿漉漉的眼神,想来应该就是在形容他带着犹豫和无辜看向自己,或高兴自己主动伸手时的眼神那样吧?拳皇觉得自己有点get到了枪王的萌点。


对方并不是斤斤计较,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看得比天大的类型,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莫名其妙有个前辈‘讨厌’自己,想来也是会觉得有点不舒服的吧?


这让他有点愧疚,毕竟自己才是大前辈,又虚长了了对方好几岁,却要让一个后辈来迁就自己,而且对方其实一点错都没有。


这让韩文清不由得唾弃起自己的表现,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他想。


找个机会澄清一下吧。


人生就是需要一场说来就来的解释,没有拖延症的霸图队长当然是不会考虑那些‘如何自然的解释这件事的101种方法’之类的事情。比赛结束后,他直接找到了轮回的休息室,把轮回队长叫了出来。


站在无人的走廊一角,韩文清单刀直入简单明了的阐述了自己种种表现的理由,而后清楚的表达了自己对后辈并没有不满只有欣赏一事。这个沉默寡言的后辈的眼神从自己开口陈述事情时就一直在变化,从一开始的疑惑迷茫,到听到理由时的惊讶,再到自己表达对对方肯定时的欣喜。韩文清此时非常满意自己把事情说开的决定。


解释完毕后周泽楷并没有马上开口,韩文清等待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似乎还在试图组织语言的对方,主动伸手拍了拍这个后辈的肩膀:“行了小周,事情就是这样,说清楚就好了,希望你心里别有疙瘩。我还得赶战队的大巴,不好让人等太久,就先走了。这场打得很好,期待下次的胜负,再见。”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


还在努力组织语言的周泽楷一看对方要离开,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霸图队长的手腕,硬是无视了对方那一瞬间的挣扎紧紧握住,然后挤出一句话:“前辈,直觉⋯⋯很准。”然后他就红了脸急急忙忙松开手,对着韩文清露出了一个有点腼腆的笑脸。


嗯,不愧是联盟第一脸,笑起来真好看。

在心里为对方点了个赞并且又get了枪王又一个新萌点之后,韩文清挑了挑眉,用表情询问对方这句话的意思。


周泽楷却只是笑着摇摇头,然后说了再见。


韩文清向来心大,也没多想,再次道别后就匆匆随队离开了。


回酒店的路上,他再次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猜测对方是在说自己在第一次见面还不知道他魂现的时候就本能‘不喜欢’对方的事。


于是这事在韩文清这,就算是就此揭过了。


过去的事情没有回想的必要,一往无前的霸图队长很快将它抛到身后,一如既往的将全副心神都奉献给了荣耀。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该多好。


可惜他不是江波涛,解读技能不够————不是我方太弱,实在是敌人太狡猾,迷惑性太强。


韩文清从这个走马灯一样的梦中醒来,感受着背后的温度,面无表情的想着。


唉。霸图队长韩文清,在昨夜之前还是个处男资历=年龄的大龄单身男青年,难得的长叹了一口气。


这都什么事啊。


一定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感受着腰间的温度,韩队长有点鸵鸟的想。


tbc?